当前位置: > 股市外汇 >

首批国开区天津样本:从盐田到工业区再到核心

发布时间:2019-01-15 19:23:00

首批国开区天津样本:从盐田到工业区再到核心城-财经 【编者按】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澎湃新闻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联合推出的记录中国特别报道项目第三期,走进首批14个沿海开

  首批国开区天津样本:从盐田到工业区再到核心城-财经 【编者按】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澎湃新闻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联合推出的“记录中国”特别报道项目第三期,走进首批14个沿海开放城市。
这些城市有的已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中流砥柱,有的则是经济发展的标志性城市,有的还在探寻进一步大发展的新路径。
澎湃新闻记者与高校学子们共同记录它们的历程,也是记录中国40年的发展。
今天刊发的是天津故事。

  1984年的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原始地貌。受访者提供
1984年之前,这里是一片晒盐场,寸草不生,有人笑称“把鸡蛋埋进土里,一个月后就是咸鸡蛋了”。
而今,这里的人均生产总值已达中等发达国家水平,3条高速铁路、19条高速公路通达全国各地。
这里是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英文名字是Tianjin Economic-Technological Development Area,简称TEDA,开发区官方更习惯干练地自称为“泰达”。这里曾是一片半荒废的盐田,年产值仅为300万元。1984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入渤海湾,在天津港边画出33平方公里,成为天津开发区最初的发祥地。
此后,盐碱滩涂乘风蓄势,拥抱变革,摇身一变成为中国北方对外开放的前沿窗口之一。作为首批国家级开发区的“领头羊”,中国现代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的第一步从这里迈开,连续14年在国家级开发区、工业园区投资环境评价中夺魁的好成绩在这里实现,“投资者是帝王,项目是生命线”的口号在这里响亮。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年,首批国家级开发区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而起,天津开发区自1984年设立至今也已经34岁了。
2018年7月,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和复旦大学新闻学院联合组成“记录中国”报道团队,走进天津泰达,呈现34年来泰达从盐田到工业区,再到核心城市,一步步从蓝图走向落地的成功“密码”。

  各方面的专家、教授为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建设付出了心血。
诞生
在天津开发区洞庭路与新港四号路交口处,矗立着一座造型独特的垦荒犁纪念碑,其正面镌刻有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题写的“开发区大有希望”七个大字。这座造型独特的纪念碑,自1989年12月6日暨开发区建区5周年之际便一直屹立在此,见证着开发区每个前进的脚步。
1984年12月6日,这是天津开发区的诞生纪念日,但故事的开始远早于这一天。
1984年3月26日至4月6日,继在深圳、珠海、汕头、厦门4地设立特区后,部分沿海城市座谈会在京召开,会议建议开放天津、上海、大连、秦皇岛、烟台、青岛、连云港、南通、宁波、温州、福州、广州、湛江和北海14个沿海港口城市。随后,这 14个城市正式成为国家首批沿海开放城市。
1984至1988年间,在总结改革开放建设经济特区经验基础上,国务院首先在除温州、北海外的12个首批沿海开放城市批准设立了14个首批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三个位于上海。第一个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是在大连,1984年9月获批。
在缺乏可资借鉴的经验的前提下,开发区的规划和建设全部需要自己摸索。天津开发区管委会原副主任王恺虽然没有亲历开发区从无到有的全程,但是从1989年进入开发区工作后,学经济的他曾对开发区的发展过程进行过系统梳理。
他对记录中国报道团队回忆,天津在启动建设开发区之际进行的顶层设计,都是由头发花白的老同志拉着天津各方面专家从无到有、一字一句搭建起来的。

  初步建设规划方案向天津市人民政府报告。
在王恺看来,立法是天津开发区为全国开发区做的一个特殊贡献。在首批14个沿海开放城市中,只有天津和上海同为直辖市,拥有其他城市所不具备的省级立法权限。天津在当时理所当然地承担了开发区的立法责任。

  时任国务院副总理谷牧代表中央政府审查规划方案,并予以批准实施。
从春装到清凉的夏衫上身,再到厚实冬装加身,一份包含了各方专家大量心血的规划方案在季节流转中成形。终于,1984年12月6日这一天如期到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谷牧代表中央政府审查了天津开发区的规划方案。方案予以批准实施的决定一经发布,犹如一记响锣,敲开了天津开发区建设和发展的大幕。
动工
测量,是建设动工前的第一道工序。在结了冰的泊盐沟中、在炎热的晒盐场上,第一批建设者手拖肩扛测量仪器的忙碌身影不曾缺席。野外作业往往一干就是一整天,风餐露宿对建设者来说是家常便饭。空荡荡的盐场没有遮阳挡雨的遮蔽物,白花花的盐晶反射缕缕阳光的璀璨,墨镜成了建设者们必备的劳动用品。年轻的建设者们常常戴着墨镜席地而坐,大发快三精准计划吃着盒饭的同时,仍在讨论工作。
谈起开发区初创时期的艰难险阻,王恺直言:“开发区不相信眼泪,得流汗甚至流血付出生命的代价,才能发展。”
后来,载重汽车开进来了,在松软的盐田上行驶,为了避免车头陷进去,必须倒着开车,一边卸土一边给自己开路;挖掘机开进来了,一斗一斗把从汽车卸下来的土填上、摊平;钻探架起来了,一寸一寸往下钻,摸清建设区域的地质情况。修路、管网铺设、楼房建设,各项基础建设在地上和地下有条不紊地全面铺展开来。
建设初期,出于对本地交通运输的前瞻性考量,开发区空旷的土地上率先架设了一条联结港口和到首都高速公路的立交桥,即现在连接塘沽和开发区的泰达大街。这座立交桥把开发区切分为两部分,左边为工业区,右边为商务区和生活区。这条开发区最早的交通大动脉划分出的格局至今未变,有所不同的是,这片土地上的运输通道越来越密集,四通八达的交通网络犹如毛细血管般分布在开发区的各个功能区内,为开发区发展输送所需的“养料”。

  天津开发区引进的第一批工业项目


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