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国际财经 >

中国城市格局大洗牌 “逃回北上广”宣告终结

发布时间:2019-01-17 14:53:34

中国城市格局大洗牌 逃回北上广宣告终结-财经 资料图 新一轮的城市竞争正在兴起。不过,在这波大洗牌中,北、上、广、深、港并不占有绝对优势。往日呼风唤雨的一线,通通都没有

  中国城市格局大洗牌 “逃回北上广”宣告终结-财经

  资料图
新一轮的城市竞争正在兴起。不过,在这波大洗牌中,北、上、广、深、港并不占有绝对优势。往日呼风唤雨的一线,通通都没有守住,被二线虎口夺食。
数据显示,在人才净流入排名前十的城市中,二线、准一线占了9个席位。有越来越多的人“逃离北上广”,流到了杭州、长沙、成都、武汉、西安等“网红”城市。
虽然人才迁徙原本没有什么稀奇,但有一个地方令人非常在意,就是现在已几乎听不到“逃回北上广”的声音了。


2011年10月,“逃回北上广”的搜索指数高达1200,此后经历多波小高峰。进入2017年后,这股调调彻底颓势,一路下滑,长期低于平均值,并于今年8月份触及历史最低点8。过去几波声势浩大的“逃离潮”,往往没隔多久就宣告失败,大家又灰溜溜跑回一线。从2018年开始,个体的居住选择已不再以一线城市论了,国人心中的天平发生了倾斜。
为什么大家现在都甘心留在二线,不再逃回北上广?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消费时代,消费,以及与消费相关的城市生活服务、基于消费、服务之上的观念、意识,是观察城市吸引力的最佳视角。
过去几年,消费在拉动经济增长中的作用越来越明显。观察国家统计局数据可以发现,过去三年,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从未低于58.2%,更是在今年上半年达到78.5%。就像双11,每年最盛大的“买买买”,背后的不只是消费,还关系到生活服务品质提升,产业升级,就业……某种程度上,它更真实的反映了各地经济发展水平和潜力,已经是城市竞争力的重要方面。
11月12日凌晨,第10个天猫双11落下帷幕,数据出来后,各城市消费力强弱一目了然。上海蝉联冠军,杭州消费力迈入一线城市水平。
综合各城市GDP与人均收入数据可以发现,2017年GDP前十名的城市与今年天猫双11成交额(GMV)前十名城市高度重合,也有“异常”数字:GDP排名第6的天津并未进入GMV前十,反倒是GDP排名第11的南京进入GMV前十。
杭州、成都、武汉、南京,它们双11的GMV排名都强过GDP排名,合肥、郑州双11消费力增长同比去年更是超过35%。在过去一年,这几个城市也恰好是人们讨论最多“要不要去”的城市。
在这些人们想去的城市,到底哪些特点成了它们反超北上广的底气,曾经巨大悬殊的生活,正在被怎样抹平?
01
第一个正在抹平的落差,是薪酬/物价水平。
近年来,一批“网红”城市强势崛起,撼动了原有的城市格局。
杭州不按常理出牌,当别的地方发展重化工、制造业时,杭州重点发展科技和金融,实现弯道超车,连G20峰会都选定这里……
贵阳抱上中央扶贫的大腿,国家倾斜搞大基建、大投资,跳过自身的经济周期提前进入下一轮。
伴随着全国经济版图的重组,跨国公司、金融寡头、实业巨头持续下沉、布局到大后方。
可能总部所在地还在一线,研发部门、市场部门、生产部门早已外迁,而且随着业务板块的扩张,各种类型的子公司层出不穷,天女散花。
这种裂变的发生,使得二线城市有薪酬竞争力的岗位越来越多,华为数据中心落户贵阳,富士康落户郑州,戴尔落户成都,很多中基层的年薪直接秒杀一线。
虽然从平均薪酬来看,北上深牢牢占据全国前三的位置,但二线城市也大有赶超之势,“准一线”城市呼之欲出。杭州的8585元已经超过老牌一线广州的8019元,宁波、东莞、南京等也在后头紧咬着不放。
而且考虑到物价、房价的水平,生活在二线的性价比非常高。每个月7500块,在上海是脱了后腿,混在二线巴适得很。
人才净流入前十的城市,除深圳外,房价收入比都比较靠后
长沙就是一个典型样本。近十年来,它成功榜上了中国“基建狂魔”的历史进程,顺利分享到几轮“大放水”的红利。在别的城市热衷于炒房时,这里的人吃着玉米棒子漫步在湘江边。
永恒的房价洼地,相对不错的薪酬,使得长沙过去两年的人才净流入率排名全国第二。
放十年前,可能城市对人最重要的“拉力”,就是薪酬收入。谁给的工资高,我就到哪里去。
今天这句话只能对一半。除了薪酬,还要看性价比的问题,也就是实际的消费力。在这方面,二线具有很大的优势。
02
第二个正在抹平的落差,是消费力水平。
从今年双11的人均消费额、2017年人均GDP数据能看出部分二线城市各自十分有趣的特点。
上海、北京的双11总成交额遥遥领先,到了百亿俱乐部,但人均成交额却低于杭州,深圳2017年人均GDP全国第一,但双11人均成交额仅排第4。
如果从更广的维度去看,将城市全年社会零售额与GDP比较,即把消费力和生产力或者创富能力做比较,也能发现类似结论:
深圳、苏州的该项比例偏低,而杭州、南京、武汉、成都则较为均衡。在这些城市,老百姓“敢挣也敢花”,实际的消费力水平不输于甚至超过老牌的一线城市。
放宽到更宽的时间维度看,二线城市的消费力崛起也是早在他们成为“网红”之前。
以成都、长沙为例。2009年第一个天猫双11时,成都的消费力勉强挤进前十,到2012年时成为当年黑马,位列第四。而长沙则是从2009年的20名开外,到2017年的第12名。
03
有了钱(消费力),用钱来干嘛?以消费力抹平为基础的,是生活服务的抹平。
放以前,只要你生活在“大城市”,即便是下等人也可以有上等人的享受。一旦生活在“小城市”,哪怕你是上等人也只能过下等人的生活。尽管生活压力相对小,但是有钱了又能去哪里消费呢?
这是因为,传统零售模式下的生活服务有明显的地域分割——
计划经济时代,行政力量收割农村和小城镇,将最好的东西都丢在了北京、上海、天津、沈阳、广州等大城市。典型者如友谊商店体系。
市场经济时代,城市的经济越发达,就会集聚越强大的消费能力,越庞大的人口规模,从而构筑出更高层次的零售生态圈。典型者如LV店。
城市等级的高低,就像一道鲜明的分界线一样,隔开了各类生活服务要素。后来,电商出现了,淘宝出现了。它是历史上是第一个抹平一二线城市界限的互联网工具。
长沙的辣妹子打开淘宝,北京的稻香村,广州的陶然居,一线城市独有的味蕾享受即刻抵达,只要我愿意,我天天都可以是帝都人、妖都人。
12下一页大发快三官网